卓依婷大地飞歌

       风情里,云爱中,不知故乡明月今何兮,暖了多少心,醉了多少人。他们似乎领悟到了这首轻音乐的深邃,但我始终觉得他们根本没懂,或者说没有完全懂,因为他们一直生活在故乡,少有我的内心体验。李商隐云:“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行走在异乡大街小巷,处处繁华喧嚣,心却孤独无依,虽灯火万盏,也不敌故乡油灯一盏安暖。爱多深,牵挂就多长,这是对故乡的思念,是对生命的流长。这里的所有,曾经沿着古老的藤蔓,爬满了难忘的,美好的故事,这里曾经是一幅画,画里有笔墨描绘不了的风景,虽有些简单粗糙,却令人如此留恋。

       就连飘零的落叶,也踩着秋风的节拍,跳起优美的舞蹈,唱着尘世的恋歌。萤火虫的身姿牵引我的视线,抬头仰望,我终于发现,故乡的天空如此深邃。近的地方上婆娑的风景树看得一清二楚。变化的是故乡的风貌,不变的是故乡的味道。冬季河水干枯,河底深得地方也有有水的时候,几阵刺骨的北风吹过,冰面就冻实了,伙伴们便会不约而同的赶做冰车,为滑冰比赛积极准备。春天河边芦苇长高了,到苇丛里找水鸭、鸟蛋,虽说找到的机会少之又少,总乐此不彼,偶尔捡到一窝,回家上锅蒸了吃,香的会让你流口水。

       一进房门,热气扑面而来,屋地中间的火炉正旺旺地燃着,炉中的火焰欢快地舔着铁炉盖。村民自己做彩车、旱船。一下车,双方的手总是握着的。阅尽人生沧桑事,最是故乡那片荷。满眼的苍凉,一刹那变得热烈了。此时家乡的小枣个个脆生生的甘甜,使人垂涎 ,免不了趁着新鲜多吃几个。

       迄今为止的人生岁月,有三分之二流逝在异乡的街头。流水。不知长眠在故乡怀抱里的他是否还会梦到故乡。在树的上空,一群群白鹤翩翩起舞,络绎不绝。新降初雪,房屋顶、树林间、石阶上,处处薄粉装玉砌,皓然一色。但这就是一种人生准则,即便是这样,你又能够改变什幺呢?

       故乡,我热爱的故乡啊,我终于回来了!这样一来,草料子就挽成了。掬一捧故乡的风,拂去满目沧桑,舀一瓢故乡的水,洗去漂泊的疲惫。作为地主之谊的我们自然会以最高的礼节盛情款待北方人的豪爽是众所周知的,一桌丰盛的宴请为你接风,爽口的扎啤让你忘记一路颠簸,早晚清凉的风为你增添一丝惬意,冲淡了旅途的疲劳。也许世居对于我们这些杨氏子孙而言,只不过是一种奢望的梦而已。他在村头就下了车,捧起一捧泥土狠命地闻,闻,他终于回家了。

上一篇:
下一篇: